您現在的位置: 河大新聞網  >>  原創美文  >> 正文 選擇字號【遞四方香港末端】

深切緬懷王威先生

【新聞作者:美術學院  來自:  已訪問: 責任編輯:劉旭陽 】

我國著名版畫家、美術教育家。河南省文聯榮譽委員、中國美術家協會第四屆理事、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河南省書畫院顧問、河南省文史研究館館員、原河南大學美術系主任、教授,王威先生,因病醫治無效,於2020年11月9日凌晨6點30分在鄭州逝世,享年90歲。河南大學黨委書記盧克平致唁電,河南大學黨委常委、副校長譚貞及學校各職能部門參加弔唁。

2020年11月13日上午,我國著名美術家、美術教育家王威先生的追思會在河南省文聯舉辦。河南省美術家協會主席劉傑先生主持了此次追思會。

王威先生在世時對河南美術及河南現代美術教育起到了引領和重要的促進作用,影響深遠。與會人員對王威先生進行了深切緬懷和無限追思。以下節選了部分代表發言。

河南省文聯黨組書記、河南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王守國:我們今天中原畫風和中原畫在全國日漸有更大的影響,我們能夠登上全國美術的第一方陣和王威先生當時的功績和功勳密不可分。吃水不忘挖井人,我們在座的河南所有美術人都應該對王威先生深表緬懷;同時王威老師作為傑出的美術教育家,在河南甚至在整個中西部現代美術教育發展過程中建立了的不朽功勳,桃李滿天下,滋潤了、影響了、啓迪了一代又一代的美術人。我們今後要把王威先生的精神薪火傳承,包括他所積累的寶貴經驗一代代傳承下去,這也是我們對王威先生表達追思和表達懷念最好的一種方式。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顧問丁中一:我跟王威是大學裏面的同學,他比我高兩屆。我是1960年畢業的,他是1958年就回來了,到河南來我第一個接觸的就是他。王威這個人看起來是很嚴肅的,但也是很風趣的一個人,兩方面的性格都是具備的。

我覺得藝術是百花齊放的,古今中外都是這樣的。藝術家是緊跟時代的,他的作品和反映時代東西的畫作,大家評價都是比較高的。他是在省直機關裏面工作的,他對社會和政治形勢都是抓得很緊的。我看他的畫有一個感覺就是一直緊跟時代,他所有的作品都是這樣的,看着他的一些畫就會想到當時的社會形勢是怎麼樣的,都是可以感受的到的。他最好的一幅畫就是《胸中自有雄兵百萬》他畫毛主席畫的很有份量的一幅畫,他的畫是緊扣時代的、很嚴謹的,他是一個值得我們學習的兄長,我們兩個關係也很好。

我1960年來河南,馬上碰到困難時期,那個時候生活很緊張,我有一次去他家的時候他正在喝湯,喝的一頭大汗,這個時候看着他牆上掛了一幅創作——《豐收在望》,我覺得雖然生活很苦,但是他想的是明天,想的是好的事情,這是很感人的。從這些作品當中都可以看出他當時的處境,他作為畫家來説應該是很值得大家尊重的。

河南省文聯名譽主席、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名譽主席馬國強:我是王威老師的學生,為了王先生掉了兩次淚。第一次是他病重的時候,不經他的允許我去看他了。因為給我報信,學生還捱了王老師一頓批評,他不想麻煩別人;我中間又偷偷去過一兩次,老師眼睛也睜不開了,一句話也沒有跟我説,我趴到牀邊説我是國強,反正心裏面很不舒服。

如果説我現在畫的有一點成績的話,王威先生在素描上對我是有很大幫助的。他曾經有一個理論説:“畫素描要像洗照片一樣一層層的來,不要跑局部裏面,要局部先走,要讓大家整體走。”這哪裏是説素描呢?這是説中國方法呢,不要顧此失彼,要循序漸進,要整體推進,要看着張三,也要看看李四,要看看前,也要看看後。我上課的時候王威老師在黑板上寫了“整體”兩個字,我記了一輩子,這是一種方法論,這是一個辯證法,也是一個工作方法論。為什麼説哲學是人生總鑰匙呢?因為他跟一切方法論都是相通的,我確實受益終身。所以我也希望河大對王老師的素描進行專門的研究。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顧問馬嶺:説到跟王老師的關係,首先我是王老師的學生,其次王威老師是我的大姐夫,這種關係還不同於一般的親戚關係。

他貢獻更大的是美術教育,他在學校教書期間,無論説是我們那個時代,還是再往後,他都是學生最喜歡和最受歡迎的老師之一,不僅僅自己的水平高,而且還給學生營造了比較正確的路子。有一段時間“工農兵”學員挑老師,你不讓王老師上,讓其他人上他們都不願意。我覺得王老師受到尊重首先是因為作品,其次是人好,很寬厚,對學生的關懷和關心都是很到位的。但光態度好也不行,最重要是要解決問題。他對人寬厚,沒有和其他人有過爭鬥,他不好説話就是沉默。他在這些方面都是大家的楷模,從不與人爭鬥,即使你攻擊他,他也可以寬厚的進行對待,我感覺這個度量很不容易。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顧問王彥發:一人共享兩河宗師,人品不愧一代楷模。回憶起王威老師,可以説我是和他近距離相處時間最長的一位學員,從上個世紀70年代到現在已經將近50年了。從70年代入校的時候第一堂課就是王威老師,我從農村到大學,從見到石膏像到畫幾何體,和到後來認識素描都是他教的。

他對青年教師的注重和專業思想、專業技能的培訓抓得很緊,會經常把青年教師組織起來在一個大教室裏面畫素描。當時有很多老師在那裏畫畫,一是交流,二是提高,感覺受到了很大的影響。正是因為王老師的學術思想、學術主張和教學主張,以及對於教學的規範和要求,使河南大學培養了一批在全國有影響的美術教育家,比如説王穎生和馬國強主席等等這一批學生,他們在全國當中都是非常有影響的。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謝冰毅:我記得認識王威老師的時候,他家是在龍湖街那邊很小的河大家屬院裏面。在明倫街王威老師住的地方也很窄狹,是平房。我記得畫室就是廚房往前擴建了一點,低矮的房子有一個窗户。我那個時候見王老師覺得非常的樸實,戴了一個鴨舌帽,冬天圍一個厚厚的圍巾,感覺是非常樸實、親切的一個人。

王老師教我們的時候讓我們覺得非常榮幸,他不但親自教,耳提面命,而且用他的優秀作品和他精闢的語言深入淺出的示範講解,看了他的素描之後就知道了緊和松、局部和整體的關係是什麼,一直到現在我都忘不了他教的素描,他的言傳身教對我們一屆的影響非常大。

河南省書法家協會副主席、河大藝術學院原院長趙振乾:王老師在繪畫創作、美術教育方面成就極為顯著。後來又出任河南大學美術系主任、省美術家協會主席,他在各方面做的非常出色,是河南美術界、高校美術教育界不朽的豐碑。我把王老師定位為“三位一體”——創作、教育和管理,今後對王老師的研究也要從這幾個方面進一步的深化。在工作方面,我記得非常清楚,有一次他説我們現在素描基礎、色彩基礎教學有退步,個別青年老師可能在這些方面思想上有一點不夠重視,過分強調現代意識,這個不行,特別是一年級進來的學生一定要打好基礎,要不然把學生的前途就毀掉了。王老師對美術學院的教學總是不厭其煩的從方方面面進行指導。學院的工作,除了抓好正常的教學,還要注重中青年,尤其是青年教師的業務進取,他建議我定個制度,讓青年老師一個學期最好做一個彙報展,如果一個學期實在不行必須要一年搞一次。後來我就是按照王老師的要求積極開展工作,在當時的藝術學院美術專業一個學期做一次習作展,年底做創作展,一年兩次鞭策中青年老師提高教學和創作能力,後來在河南省美術館舉辦了“大河藝韻”河南大學美術專業教師作品展覽,得到了社會各界的一致好評。這也是王先生教導的結果。另外,在我個人藝術成長的道路上,王先生也多有指導和鼓勵,特別強調文化素養和藝術創作的關係,從事中國傳統書畫創作尤為重要。先生教誨永誌不忘。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顧問程兆星:我不算是正式的河大學生,也就是參加了王威老師在鄭州辦的河大夜大班,那個時候辦了好幾屆,我們是第一屆,王老師教我們,我當然也是王老師的學生。

王老師在全國版畫裏面也是影響巨大的,尤其是在50年代王老師的版畫影響非常大。我是1957年出生的,他1957年創作的版畫就參加了全國的第三屆版畫展,我看他很多版畫都是50年代創作的有十三件版畫作品在中國美術館收藏,這個也是非常了不得的。因為河南在中國美術館能夠收藏這麼多作品的人估計不是太多,因為是在中國美術館而不是一般其他的美術館,説明當時他的版畫

影響是非常大的。從王威老師藝術成就來講版畫是第一的,你翻開他的畫集時代感非常強,生活的樸實和很誠懇的個人氣質都在那些版畫裏面能夠體現出來。

河南省美術家協會副主席袁汝波:他是一個好畫家,我最初很少接觸創作。第一次聽創作講座就是聽王威老師的,他重視生活體驗的創作觀影響到我的一生。我現在還是認為創作源自於生活,創作是為人民大眾服務,不是説完全和美不沾邊的東西和所謂的個性來做,這種理念其實一直影響到我現在的創作。我覺得藝術作品確實是要反映生活和反映時代,是引領時代美和發展向前的東西,而不是向後的東西;是要有創造性的,但是創造性是在傳承基礎上、在服務社會的基礎上、在引領大家正能量基礎角度上面向前發展的,所以他是一個好畫家。

我們教師座談會經常請王威老師參加,他每次都很認真的發表意見,談他的教學思考,包括對學院的發展他都是強調抓核心,要抓基礎教育和對青年人培養這些東西。他們這一代人的使命感特別強,特別是把河大美術學院的事情當做自己家的事來做。

威先生的長子、廣州美術學院中國畫院的教授王大鵬先生:我父親版畫創作沒有間斷過,他不像有些學生只是學,而不從事創作,他是創作一旦上手就沒有斷過,在50-70年代之間版畫創作持續性和連續性非常強。從素描上面來講,當時劉文西説王威的素描好,劉文西説過這樣的話。從他的藝術眼光上面來講,王守國老師説,你父親能夠看出畫的好壞,我當時覺得這個話很平常,後來一想這個評價實在是相當高的一句話,一個人能夠看得懂畫、點到畫的好壞以及簡明扼要的説出來,説明具備藝術上的判斷力和鑑別力。他是真心喜歡畫畫的。

我母親當時經常有意見,説整個暑假一天都不休息,為了這一個版畫汗流浹背。他對藝術和畫畫是真的喜歡,他不是説為了謀生或者是為了獲得什麼才學習。

從他對我們子女教育這一塊來看,他一直都是言傳身教,從來沒有為我們上學、工作、提職稱出面去找過哪個領導,從來沒有。你有本事就上,你沒有本事就找個相應的東西做,他不會因為這個事情出面。我們兄妹幾個學畫畫也不是他強迫或者要求的,在我們27平方的小屋子裏面,他畫畫我們就在他身邊,這是長年累月薰陶出來的和近距離影響的。因為父親就在你眼前,就是幾十公分的距離天天薰陶出來的。他從來沒有説你將來一定要當畫家或者美術老師之類的,從來沒有過。過去年輕不能體會,現在慢慢才體會到這個裏面的用意,體會到對子女教育的這種方式。

追思會最後由劉傑主席做了總結髮言。他認為王威先生是河南省現代美術發展,包括現代美術教育發展的重要“開山者”、推進者、奠基者之一,我們要永遠懷念他。

近一個時期,王威先生的生前同事,故交和學生紛紛以各種方式,通過各種渠道紛紛表達了哀思和緬懷。讓我們按照王守國書記的倡議,把王威先生的藝術精神和他所積累的寶貴創作與教學經驗薪火相傳,這或許是我們對王威先生表達追思和表達懷念最好的一種方式。

錄入時間:2020-11-26[打印此文]【遞四方香港末端】[關閉窗口]